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故乡的远郊

 夕阳在暗淡夜色中慢慢落下,月亮在暗淡的夜色中悄然升起。  我曾在这里无心游荡,也曾在这里开启梦想。  我曾在这里满心祈祷,也曾在这里孤独迷惘。  我曾在这里嬉... [阅读全文]

水城博域,诗意的栖居

远离尘世的农场,芳草萋萋,天空湛蓝;玉树临风的少年,手持飞盘,高喊一声“邦尼——接着”,手臂甩出美丽的弧线;名叫“邦尼”的边牧... [阅读全文]

【聊网散谭•昔我往矣】强悍你的心胸

我有个小学同学,都喊他狗蛋。我家和他家住对门,我知道,他诨名的正确发音应是“勾担”。我们那儿把挑水用的担子,叫勾担。他娘从井里挑水,回到家扶着勾担就生... [阅读全文]

做一支有思想的芦苇

去拿药,医生给加了几味安眠的的药物,最近总是睡不好,各种各样的梦,醒来就再也睡不着。药很苦,苦到心都皱起来,苦到要吃两颗糖。 中午不回家,就在单位楼上餐... [阅读全文]

让我看到你的世界

一篇篇地去读若琳的小文章,仿佛被她的小手拉着,在她的世界里走着、看着,时而欢呼,时而跳跃……写作,是一扇窗,它让我看到你的世界。这,就是写作的魔力。... [阅读全文]

夏天的雨

下雨了,夏天的雨。这是今年的第几场?稀里哗啦,肆无忌惮。懊悔没有防备,难以适应 去哪儿躲雨不去屋檐下它会提醒我那儿是屋外不去大树下它会提醒我鸟儿有巢穴 伫立在街... [阅读全文]

评铁凝小说:她笔下的女性形象有种奇妙的素质

  在铁凝的作品中,女性形象确实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而且她对女性的书写总是透露着时代心声和文学魅力。1982年,铁凝发表短篇小说《哦,香雪》,以清丽的笔调描写一个淳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