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8
 
 
 
 
6
8
10
11
12
13
14
15
17
18
22
23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9 - 8
«»

存 档

  • 2008年2月
  • 2008年3月
  • 2008年4月
  • 2008年5月
  • 2008年6月
  • 2008年7月
  • 2008年8月
  • 2008年9月
  • 2008年10月
  • 2008年11月
  • 2008年12月
  • 2009年1月
  • 2009年2月
  • 2009年3月
  • 2009年4月
  • 2009年5月
  • 2009年6月
  • 2009年7月
  • 2009年8月
  • 2009年9月
  • 2009年10月
  • 2009年11月
  • 2009年12月
  • 2010年1月
  • 2010年2月
  • 2010年3月
  • 2010年4月
  • 2010年5月
  • 2010年6月
  • 2010年7月
  • 2010年8月
  • 2010年9月
  • 2010年10月
  • 2010年11月
  • 2010年12月
  • 2011年1月
  • 2011年2月
  • 2011年3月
  • 2011年4月
  • 2011年5月
  • 2011年6月
  • 2011年7月
  • 2011年8月
  • 2011年9月
  • 2011年10月
  • 2011年11月
  • 2011年12月
  • 2012年1月
  • 2012年2月
  • 2012年3月
  • 2012年4月
  • 2012年5月
  • 2012年6月
  • 2012年7月
  • 2012年8月
  • 2012年9月
  • 2012年10月
  • 2012年11月
  • 2012年12月
  • 2013年1月
  • 2013年2月
  • 2013年3月
  • 2013年4月
  • 2013年5月
  • 2013年6月
  • 2013年7月
  • 2013年8月
  • 2013年9月
  • 2013年10月
  • 2013年11月
  • 2013年12月
  • 2014年1月
  • 2014年2月
  • 2014年3月
  • 2014年4月
  • 2014年5月
  • 2014年6月
  • 2014年7月
  • 2014年8月
  • 2014年9月
  • 2014年10月
  • 2014年11月
  • 2014年12月
  • 2015年1月
  • 2015年2月
  • 2015年3月
  • 2015年4月
  • 2015年5月
  • 2015年6月
  • 2015年7月
  • 2015年8月
  • 2015年9月
  • 2015年10月
  • 2015年11月
  • 2015年12月
  • 2016年1月
  • 2016年2月
  • 2016年3月
  • 2016年4月
  • 2016年5月
  • 2016年6月
  • 2016年7月
  • 2016年8月
  • 2016年9月
  • 2016年10月
  • 2016年11月
  • 2016年12月
  • 2017年1月
  • 2017年2月
  • 2017年3月
  • 2017年4月
  • 2017年5月
  • 2017年6月
  • 2017年7月
  • 2017年8月
  • 2017年9月
  • 2017年10月
  • 2017年11月
  • 2017年12月
  • 2018年1月
  • 2018年2月
  • 2018年3月
  • 2018年4月
  • 2018年5月
  • 2018年6月
  • 2018年7月
  • 2018年8月
  • 2018年9月
  • 2018年10月
  • 2018年11月
  • 2018年12月
  • 2019年1月
  • 2019年2月
  • 2019年3月
  • 2019年4月
  • 2019年5月
  • 2019年6月
  • 2019年7月
  • 2019年8月
  • 日志文章


    2019-02-08

    过年年夜饭发红包节后吃饭那些事儿

      
      作者:张洪泉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在我老家茌平县菜屯镇任庄村,是一个非常隆重的仪式,仅次于大年初一的族人团拜。从我小时候记事起,就记得父辈们每年大年三十晚上聚集在一起,每家带上最好的酒菜,一起开怀畅饮,总结过去一年的收获,展望新的一年的美景,感觉就是诗词里说的“把酒话桑麻”、“总把新桃换旧符”什么的。今年的年夜饭感觉特别开心,一是几年被排到上班的三叔家的弟弟终于轮休了,几个兄弟摆酒言欢,甚是高兴;二是几个侄子辈的娃娃学业突飞猛进,一个的吉他弹的相当有模样了。
      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除夕夜透过通讯软件LINE向民众拜年,他在文中表示“红包的厚度,决定新的一年晚辈敬重您的程度。”此话一出,引来不少网友批评,纷留言表示“薪水都没涨”、“不知民间疾苦”、“真是干话王”。其实,我感觉苏贞昌这话真没毛病,一个人的钱再多,别说兼济天下,即便不给亲朋分享,同样得不到尊重。当然,给别人分红包需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自己有一定的积蓄,或者说是俗话常说的,要给人一碗米,起码你要有一缸米。
      在菜屯,我家是个大家庭,我父辈“五男二女”,到我这辈已经18个兄弟姊妹,下辈人更多,不习惯过年时分别发红包。作为我小富即安,没有那么多的米,逢年过节一般都是在家族群、校友群和我做群主的群里发个红包,让疯抢之,你抢个五毛,我抢个一块,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这些年,我一般都是年三十跟着父亲回老家过年,大年初二上完祖坟再回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再开车陪着父母走走亲戚,一个年假呼啦啦的就过去了。
      并不是年假结束了,年就完了。其实,在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一直到二月二,迎来送往除了走亲戚,就是各种形式的聚会。有聚会就要有人参加,一个小城市就会出现交叉、重复参与,于是乎,很多朋友年前就开始预订,春节后某天某日就这样被定下了。辞职两年来,在各种场合下,相识的朋友多了起来,相邀喝酒的人也多了起来,时至今日预订年后喝酒的已有7、8个,我也越来越担心有朋友说我不好请,其实是说的晚点了,不是不好请。
      人以群分,年夜饭基本都是族人相聚,红包也是送亲朋好友,年后酒也是有认可、有交集、有业务的人交往交流。能坐下来一起喝个酒,彼此认可非常重要,和我喝酒的大多数是我的粉丝,或者是认可我的,认可我的观点、文字乃至我的经营作法。我买东西不止看价格,更看性价比,还看经营者的做派,认同我的,好说好商量,看轻我的,给钱也不做;当然,喝酒也不去了。

    标签: 张洪泉  


     类别: 如是我说 |  评论(0) |  浏览(1945) |  收藏